峯峯礦區新聞>>峯峯精神文明>>

峯峯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徵文活動開始了!

2018-07-20 10:31:55 來源:微觀峯峯
進入移動版,省流量,體驗好

2018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週年。為隆重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全面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全面展示峯峯礦區40年來發生的鉅變和“轉型發展、綠色崛起”所取得的成就,展示40年來峯峯人民的心路歷程,抒發砥礪奮進的情懷,激發全區廣大幹部羣眾“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激情和責任,凝聚建設美麗峯峯、共圓復興夢想的磅礴力量,鼓舞全區人民沿着改革開放的道路繼續前進,從即日起至2018年9底,峯峯礦區網信辦、《微觀峯峯》編輯部特舉辦“峯峯記憶——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徵文”活動。

一、徵文要求

1、文字作品須為個人原創作品,以人物、事件為主線,描寫改革開放40週年的變遷和感悟。

2、特寫、隨筆、散文、雜文、詩歌均可。

二、徵圖要求

1、攝影作品以反映峯峯改革開放40年來重要會議、重大事件、衣食住行、城市建築、道路交通、環境保護、鄉村面貌、企業發展等內容為主的紀實攝影作品為主,特別歡迎同一單位、同一地點、同一人物在不同時間的對比系列照片。

2、作品題材、色彩、攝影工具不限,圖片大小不小於2M。

三、徵文評選

《微觀峯峯》編輯部將從徵文來稿中擇優刊登。徵文結束後,將邀請相關領域專家從刊登作品中評選出優秀作品,並頒發獎品和證書。

四、獎品設置

文字和圖片分設兩組評獎。

每組各設一等獎2名,獎品為峯峯南興酒業公司提供的價值800元的“活力39.8度叢台活分子酒”一箱,榮譽證書一份;

二等獎3名,獎品為價值500元的“活力40.8度叢台活分子酒”一箱,榮譽證書一份;

三等獎5名,獎品為價值350元的“活力39.8度叢台活分子酒”兩瓶,榮譽證書一份;

優秀獎若干名,榮譽證書一份。

五、投稿方式

文字和圖片作品請發郵箱:ffwxj@126.com,註明聯繫人姓名和電話。

六、截稿時間

截稿時間為2018年9月30日

今天,首先刊發申有順的一篇回憶文章《那年,我……上邯鄲》,瞭解一下峯峯交通事業的變遷。

導語

從過去崎嶇不平的羊腸小道,到今天縱橫交錯的發達路網;從騎着二八自行車穿行在坑坑窪窪的鄉間小道,到今天的高鐵飛馳而過……隨着時代的變遷,在改革開放40週年的今天,我們身邊的交通工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今天,讓我們跟隨曾在峯峯工作28年,現任邯鄲市歷史文化名城專家委員會主任、市城市科學研究會會長的申有順先生,一起穿越時光,先來看看在改革開放前,60年代的峯峯人是如何上邯鄲的……

作者簡介:

申有順,中共黨員,高級經濟師。1959年9月參加工作,先後在邯鄲市峯峯礦區政府機關、基建局、區委政策研究室,邯鄲市規劃建設委員會等崗位上工作達50餘年。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邯鄲市申報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以來,申先生開始從事歷史文化名城和古都文化研究與保護。退休以後,被市政府聘任為邯鄲市歷史文化名城辦公室主任達11年之久。目前仍擔任着邯鄲市歷史文化名城專家委員會主任、邯鄲市城市科學研究會會長等職。曾任邯鄲市第十屆人大代表、議案審查委員會委員,市政協十一屆特約委員;河北省城市科學研究會第五屆副理事長,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委員會副祕書長、中國古都學會第六屆副會長,是中國科協“八大”代表。

今年是我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

同志們説:“你是搞城市研究的,寫寫咱們邯鄲城市的變化吧!”

説真的,四十年在歷史的長河中,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間,但城市的變化卻太大了。用“翻天覆地”“舊貌換新顏”來形容它,一點也不過分,但真正寫起來,題材又非常之多,從哪個角度寫起呢?還是寫寫在改革開放前我從峯峯礦區到邯鄲出差的幾次經歷吧!

邯鄲是一個有着千萬人口的特大城市。它的城區由兩大塊組成,一塊是由叢台區、邯山區、復興區和近幾年劃入的永年區、肥鄉區組成的位於京廣鐵路線上的主城區,也就是“市區”;一塊是位於太行山東麓的峯峯礦區,簡稱“礦區”。從峯峯礦區到市區,當地人習慣稱之為上“邯鄲”;從市區到礦區,當地人習慣稱之為去“峯峯”。邯鄲市區和峯峯礦區之間雖然隔着一個磁縣,兩地相距有三十五公里,但城區之間有鐵路、公路、高等級專用道路相連通(目前又規劃了城市快速道)。火車環形行駛,乘坐舒適;公共汽車網絡佈局,三五分鐘一趟;旅遊專線車,隨到隨發;城市出租車、小型載客車晝夜運行,招手即停。因此,城區之間的往來十分便捷,相當方便。現在有許多人在峯峯礦區工作,孩子在邯鄲上學,老人在邯鄲養老,家庭在邯鄲買房。來去一趟不到三十分鐘。用當今學術界一句時髦的話説,叫做“半小時生活圈”。

可是在四十多年前,卻不是這樣子。那時去一趟邯鄲,卻是讓人非常犯愁的一件事……

我第一次上邯鄲是騎自行車,走了將近十個小時

當時我在峯峯礦區人委(現在的人民政府)統計科工作。

1960年,統計年報完成後,需要派人上市統計局送報表,但如何送卻是個大難題。那時,礦區有一個客運汽車站,是地區交通局辦的,主要接發邯鄲地區運輸公司通往礦區的客車和過往礦區的客車,每天往邯鄲市區發兩班車,一班是上午八點,一班是下午兩點。車少人多,又不賣預售票,買票非常困難,有時排一天隊也買不上一張票。因此,走後門拉關係,找售票員和司機買張票成了當時的熱門話題。那時,在礦區就流傳着一個順口溜:“聽診器、方向盤,不如汽車站(商場)的售票(貨)員”。也就是説,那時最好的工作、排第一位的就是售票(貨)員。

當時,我們科共有九個人,數我年齡小,剛剛二十歲。年輕氣盛,聽科長為派誰上市裏送報表犯愁,就主動請纓。科長問我,你在汽車站有熟人?我説沒有,我可以騎自行車去。那時,各個機關由於幹部下鄉下廠都準備有公用自行車,誰需要用,由科長寫張條到總務科去借,回來再還回去。人委機關管自行車的是總務科會計王進,他聽説我要騎自行車上邯鄲送報表,驚訝地張大了嘴巴,勸我説:“咱們機關一百多號人,沒聽説誰騎自行車上過邯鄲。你剛來,路又不熟,迷了路可咋辦?”我説:“沒事,我已經打聽了,出機關往東走新坡,就到通往馬頭的公路了,路途近,不拐彎,都是大路。再説大白天的,咱鼻子下面有張嘴,路上不能問問?咋能迷路呢!”王會計看我態度堅決,就幫我挑了一輛騎着輕便的日本倒閘車,説:“這車騎得輕,出路,跑得快,只要順着勁蹬就行。”第二天早上臨走時他又從食堂給我拿了兩個饅頭,讓我路上餓了吃。我一邊感謝,一邊還嫌他多事,不到一百里的路程,有三四個小時、中午吃飯時就到了,還用得着帶乾糧?

申有順(前排右一)

第二天,我起了個早,六點多一點就從機關出發了。一開始騎時,清風撲面,路靜人稀,還覺得非常愜意,不由自言自語地説,還是騎自行車痛快,想快就快,想慢就慢,又輕鬆又自在,比擠汽車強多了。但沒想到的是,出了礦區沒多遠就上了礦區到新坡的這段路。當時這條路可不是現在這樣又寬、又平、又順直的柏油馬路,而是一條不足五米寬的鄉間走馬車的土路,凹凸不平,馬路中間不是被車軋出的一條條溝,就是一個個坑,騎自行車只能在路邊行人踩出來的小道上,加上我騎的又是個倒閘車,沒騎幾裏就跌了兩個跟頭。更“要命”的是,礦區是丘陵地帶,區政府位於滏陽河畔,地勢較低;新坡位於丘陵之上,地勢較高。出來後就一路上坡,騎又騎不動,只能一邊推,一邊走,就這樣到新坡已經快十一點了,算算還沒有走出二十里,到邯鄲就不知啥時候了。無奈之際,只有先到新坡公社歇歇腳。

到公社辦公室後,找到了管統計工作的孫祕書,他一看我這個狼狽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你還想騎車上邯鄲,我看你不如回去算了,這樣到邯鄲還不得天黑?”但開弓沒有回頭箭,最難的一段路已經騎過來了(實際上是推着自行車走過來的),現在到邯峯公路上了,往邯鄲又是下坡,説啥也不能回去。孫祕書看我態度堅決,就從公社給我換了輛國產自行車,把我送出了公社大門。

從新坡到邯鄲的公路,雖説不像現在的柏油路那麼好,但因為是砂石路,有人管理,坑坑窪窪就少多了。這時又多虧了王會計塞給我的兩個饅頭,解決了中午吃飯問題,就這樣,到市統計局已經是下午四點了,算算這一次騎自行車上邯鄲走了將近十個小時。

責任編輯:董源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
  			河北新聞網  			官方微信  			
  			河北日報  			客户端  			
網站首頁 我要評論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